金巴黎婚纱摄影 > 玄幻奇幻 > 异域神州道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陷阱(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奥罗由斯塔以东一千四百里,银血山谷。

    这里是大平原通往东部高地的要道,南方的绵延而上的赤红山脉和北方的雄山遥遥相对,在中间留出一道只有数里左右,却长达近百里的狭长地带。在五十年前的战争中,帝国军队曾经在此和精灵部族的联军拼死大战,血流成河尸骸和魔像残骸遍地,数以百计的法则性奥术和高阶神术将这里的地貌地形都彻底改变了,过强的元素波动,召唤出的深渊气息让这里方圆百里之内都成了一片死地,只余无数的尸骸在熔岩之间被慢慢烧焦变异,暴戾的风元素将天空照成一片惨白的银色,银血山谷的名字因此而来。

    好在经过了数十年间植被的重新生长,还有精灵德鲁伊们对自然环境的修复,这里总算已经恢复了原貌,只有偶尔从山谷中发现的一些破碎魔像残骸还在诉说当年的惨烈战况。

    一个二十个人左右的队伍正在茂密的林地之间艰难前行。帝国时代的道路如今早就连残渣都没有了,因为要抚平这个地区被破坏得太厉害的自然生态,精灵德鲁伊在此施展了高达八阶的自然神术,这里的植物生命力强盛得不可思议,就算努力开辟出来的道路也会很快就会在植被的破坏下消失,加之帝国崩溃,再也没有任何势力愿意在这些非核心地区花费精力,这里也就成了一片真正的荒芜地区。只有那些来往于平原和因克雷的商队在这里通过的时候才能给这里带来一些人烟气息。

    这一行人中,有八个人身上穿着法师长袍,但是和传统的宽袍大袖布满金丝和宝石的长袍相比,他们的长袍要简朴得多,袖子也是紧贴在身上方便行动,衣袍上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口袋,这是因克雷的工匠法师们特有的装扮。毫无疑问,这是一队因克雷的法师,而他们自西向东而去,显然是要从大平原返回去因克雷。

    而其他十来个人都是身着甲胄,佩戴着武器的,行动之间身手更要矫健得多,每个人的胸口上都有一个守护之手的高级神徽,这些赫然都是守护之手的圣武士,被雇佣而来沿途保卫这些因克雷的工匠法师。

    即便是高阶法师,独自进入荒野之中也是非常危险的,魔网的震荡和神灵强行降临的余波不只是造成了长达十年的天灾,还半永久地改变了大陆的生态,野兽魔化和凶暴化的概率大大提升了,有些地区的世界法则都发生了严重偏移,危险性甚至让大法师都不敢深入。因此即便是因克雷和奥罗由斯塔这两个堪称大陆文明之巅的城市,相互之间的沟通往来也颇为不易。这种情况下的商旅往来一般都需要守护之手的武士们沿途护送,奥术师的奥术虽然强大,在经验,见识,应变等等地方却无法与他们相比,绝大多数奥术师只能算是掌握了强大力量的普通人。

    “还没有到能使用魔像的地方吗?我的脚都快要断了.....”走在队伍最中间的一个年轻法师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求饶。

    并不是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不能吃苦,出身因克雷的法师就没有几个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只是今天他们已经在这种地方行走了八十多里路,增强体质的辅助奥术这个年轻人也已经用了三四次,肉体潜力和精神力都快被榨干了。

    “还不能?!弊咴谧钋胺降囊桓鍪ノ涫客芬裁换?,轻描淡写但是很坚决地回答了他?!罢饫锘勾τ谠乇┰昵?,魔像的运转肯定会引来风元素注意,如果是雷元素来袭就危险了,引起的动静更有可能引来更强大的魔兽?!?br />
    “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能休息?”年轻法师继续有气无力地问?!拔颐巧洗尉饫锏氖焙虿皇腔俗阕闫咛炻??这次非得要在两天内走完?”

    “.....还有三里左右就到我们上次留下的宿营地了?!迸员卟辉兜囊桓隼戏ㄊ?,他的脸上也早就全都是汗水,但身手依然矫健,完全能跟得上队伍?!罢蛭饫锊皇屎鲜褂媚?,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脱离这个地段。再坚持一下吧,争取能在天黑之前赶到?!?br />
    即便只是三里的路程,在这植被茂密的荒野之地走起来也是很花功夫的,幸好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当斩开一大从茂密的蕨类植物之后,暮霭下,一个山坳出现在众人面前,无论是圣武士还是工匠法师们都松了一口气,那个年轻人则是脚一软给跪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上次我们留下的驻地都还在呢。运气不错,还没有被德鲁伊发现?!币桓龇ㄊχ缸派桔曜罾锏囊桓鼍薮笱沂?,那个岩石的形状有些古怪,仔细看的话就知道绝不会是自然形成的。

    圣武士散在外围侦查警戒,几个法师走上前去对着岩石用出了几个特定的奥术,那个巨大的岩石就开始慢慢膨胀变形起来,几分钟之后体积就扩大了近十倍,成为了一座巨大的岩石山崖将这山坳给彻底填满,然后上面露出了几个洞口。

    “这是我们商队野外驻扎常用的岩石巢穴,用特定的炼金奥术法阵汇聚地元素而成,兼顾防御和隐匿的作用。只要有了这个,晚上基本上就不用警戒和守夜了,大家可以安心休息?!蔽椎墓そ撤ㄊκ歉鑫迨此甑睦先?,满脸的皱纹和风霜的痕迹,介绍这个岩石山崖的时候忍不住有得意之色,不过旋即又叹了口气?!?...只是那些精灵德鲁伊说这是破坏自然的行为,被发现了就会毁去,为此我们每隔几次就要重新布置一次。幸好这一次留了下来没有被发现?!?br />
    “来吧,大家都进去休息吧,今天实在太劳累了?!崩戏ㄊσ胖谌司统沂纯谥凶呷?,但为首的一个圣武士却摆了摆手,他从腰间抽出长剑插入地面,背对这个岩石巢穴半跪而下。

    “以吾之剑,为吾信念,守护良善与无辜,亲人与友朋......”随着圣武士的祷言,一阵黄色光芒从他的长剑中绽放出来,瞬间将岩石山崖周围笼罩住,随即又消失不见。随后圣武士长身而起,重重地叹了口气,原本就满是倦态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疲累之色。

    “高文先生,真是辛苦您了,不愧是有守护者称号的剑士?!崩戏ㄊβ嫘θ?,显然是对这位圣武士首领的举措极为满意。明明他已经说过了这个岩石巢穴非常安全,这位守护者依然要不惜耗费精神和体力祈求出守护之手的神术,他沿途中早就见识过了,这一道守护领域的神术兼具防护和警戒作用,甚至有一部分如同定序术一样的自动反应能力,其效果甚至比得上数个高阶奥术。在自身特定的领域当中,神术的效果确实是要比奥术更为强大而全面的。

    “小心总是好的?!甭称@壑氖ノ涫空歉呶?,他挥了挥手,朝着其他几个圣武士做了几个守护之手之间所特有的沟通手势,其他圣武士才跟着法师们一起朝岩石巢穴中走去,只留下两个最外围的找了适合隐蔽之处藏身起来,依然没有放松警戒。

    岩石巢穴的外壁至少有十米之厚,虽然是临时用奥术法阵的力量吸取地面的地元素而凝固生成,但坚硬厚实并不逊色于最好的花岗岩,足以抵挡绝大多数的魔兽袭击,就连弱小的地行龙也可以阻碍一二,因克雷的法师们走入其中,神情这才完全地松弛下来,包括那个最年轻的法师在内好几个人都是直接瘫倒在地上。

    巢部石壁依次发出柔和的光芒将内部照亮,这虽然主要是用来防护的临时居所,但内部该有的基础设施还是有的,通道进去之后就是一个大厅,中间有一个石质的长条方桌,十多个石质的椅子,大厅边缘还有一个类似炉灶的设施,几个还有精力的工匠法师走上前去娴熟地启动,暗红色的火焰就很快地从下面升腾起来,他们再从自己的折叠袋中掏出一些食物放在上面烘烤和煎煮,不一会食物的香味就弥漫开了。

    “这还真是方便?!庇屑父鍪ノ涫炕故堑谝淮渭秸庵职率醣踊に?,饶有兴趣地看着法师们摆弄,也忍不住点头赞叹。守护之手的圣武士经常要在野外护送商旅,餐风露宿是家常便饭,每个人都有极为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但这并不就是等于他们喜欢露宿野外。能在一天的奔波疲劳之后有这样一个安全温暖的休息处,吃上香气扑鼻热腾腾的食物,那肯定比在潮湿的树洞或者野外喝泥水啃干粮舒服上百倍。

    “当然,这是我们普那斯工匠坊的作品,方便实用,消耗奥术资源也并不算多,启动一次最多也只消耗六环法师一次深入冥想的宝石,在因克雷也是广受欢迎呢,可说是野外旅行时必不可少的必备品?!钡厣系纳倌甏涣似?,吃力地爬到石凳上坐着,脸上有毫不掩饰的骄傲,随后神色又变得有些怪异?!翱上皆姆ㄊγ遣皇痘?,明明用奥术和大量护卫的方法既没效率又浪费,他们也死活不买这种装置,还讥刺我们这是低贱的方法......”

    另外一个法师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接口:“好了,那些奥罗由斯塔的大爷们的德行你还不清楚吗?就算已经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了,也要把外面的袍子精心打扮出帝国贵族的风范出来?!?br />
    “嗯,不过你们守护之手有兴趣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做主给你们优惠一点,我记得你们守护之手也是有法师成员的......”少年法师并不因此而泄气,反而转过去对着高文推销。

    “谢谢了。我想我们并不需要?!备呶牡鼐?。早就听说过这些因克雷的法师就像行商小贩一样,和西海岸和奥罗由斯塔周围的贵族风范截然不同,现在才是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不过这种市侩气息也要比那些贵族法师装模作样强上许多,至少有种满是生机的活力,不至于让人作呕。

    “行了,普拉斯的小子,别再去打搅守护之手的朋友了?!币慌缘睦险咔们米烂??!懊魈旎挂下纺?,我们赶快吃点东西就先休息吧?!?br />
    很快的,准备好的浓汤和麦粥面包就端上桌来,早饿得头昏眼花的工匠法师们立刻冲上去狼吞虎咽,片刻之后吃饱的几个就直接趴在石桌上沉沉睡去,只有几个还能勉强拖着脚步走到其他专门的卧室里去。

    只有为首的老法师和守护之手的圣武士们还清醒着,高文让三个吃完了东西的圣武士去给外面警戒的同伴换岗,又定下了守夜轮换的时间,这些圣武士们都是常年在野外跋涉的高手,体质非常强大,这一点疲累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而那个老法师则只是强撑着,一直等到高文布置完毕之后才开口说:“感谢守护之手的帮助,我们对于守护之手的认识也更深刻了。这次回到因克雷之后,我一定会向公爵大人禀报,请他同意增加守护之手在因克雷的神殿数量?!?br />
    “不用客气。因克雷公爵怎么做,当然有他自己的考量。而我们这一次既然接受了你们的委托,当然也会尽一切力量?;つ忝瞧桨不氐揭蚩死??!备呶囊廊换卮鸬貌焕洳蝗?。如果是普通的圣武士,大概还会对这种许诺欣喜不已,但他作为西海岸守护之手上层之一,眼光自然不会那么短浅。因克雷的神殿势力相对薄弱,这固然是因克雷历史薄弱,从一无所有的蛮荒之地发展起来并没多少年,但因克雷公爵对各种信仰的刻意压制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工匠之神和守护之手相对来说就算是那边的主要信仰了,日光神殿斗神殿之类几乎都看不到。至于原因则不用说,因克雷公爵三代人筚路蓝缕从无到有地将那片高地经营起来,当然不希望有其他力量插手进来。

    看看老法师那依然有些不太放心的神情,高文又补充说道:“而且这次我们派出这么多精英人手来护送你们返回因克雷,也并不只是因为你们的雇佣,也还因为有乾帝国使节团的请求。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不管你们运送的到底是什么,我们不会去关心。我们只会尽力履行职责,这既是我们守护之手的信条,也是对朋友的承诺?!?br />
    老法师长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微微松了口气。他们这一行人身上折叠袋里的东西非常重要,不由得让他有些紧张。其实照理来说这应该是由公爵和阿德勒大法师一起亲自带回因克雷才合适,但那两位还要留在奥罗由斯塔处理西方使节团的欢迎仪式,他们也顾忌奥术学院的人借助学院的奥术序列暗中搞什么小动作,干脆就让他们这些人带着这些先走一步,把这些材料送回去先启动先期的准备工作再说。

    不过仔细想想,他又觉得自己还真是小心过度了。既然公爵大人都放心让他们单独上路,那当然也是放心这一路上的安全性的,游荡的魔兽固然是有些危险,他们可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商人,折叠袋中的魔像足以抵挡一个中型食人魔部落的冲击,更别说还专门雇佣了守护之手的精锐圣武士们。

    至于其他真正意义上的敌人,他还真的没考虑过。除了那些没头脑的野兽,在这片土地上还找不出对因克雷真正抱有敌意并且敢表露出来的人,能在魔兽横行的荒原之上开辟出一个伟大城市的高地男子汉,可不是那些沉迷歌剧酒肉的贵族法师们可比的,即便是奥罗由斯塔的那些帝国遗老们也最多只有在背后搞些小动作罢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老法师的终于完全地放松了下来,随之而来的就是难以抵御的倦意。他这把年纪还能比那些年轻人更撑的住,其实只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心情一松之下就再也没精神了,直接趴在桌上,就觉得一阵茫茫的昏沉黑暗涌了上来。

    “诸位小心!有什么不对劲!”高文带着焦躁和戒备的大喊声传入耳朵里,几乎马上就被周围昏沉的睡意给淹没了过去,但总算老法师那多年磨练出来的警戒心和责任心异常地坚忍,挣扎着从黑暗中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老法师从座位上跳起来,脚下一个踉跄没能站稳又坐了回去。

    “有敌意的高层次法则变动?!备呶牡牧成?,显然是之前他布置下的那个守护神术有了反应。

    “是有高级魔兽来袭吗?”其他几个圣武士立刻拔剑而起。

    “...是人?!备呶牡牧成丫芽吹梦抟愿醇?,只有他才能清晰地感觉到,从外面的神术中反馈回来的信息可谓糟糕至极?!巴饷娴募肝恍值芤丫懒?.....”

    “什么?怎么会?”几个圣武士又惊又怒?!笆裁吹腥四苷庋奈奚⒌厣彼啦槔硭??他们连警讯也没有发出来...”

    高文没有回答,只是环视了这室内一圈之后问老法师:“这个岩石巢穴有几个出口?”

    “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们之前进来的,一个是后面的小门。小门需要我们来操控开启?!崩戏ㄊφ馐焙蛘诱鄣刑统鲆黄恳┘凉距喙距嗟睾认?,随即脸上疲累之色马上一扫而空,反而显现出一种病态的振作状态。祛除疲劳激发精神的手段奥术师们当然是不缺的,炼金药剂也是奥术文化中的一部分,只是生命本质并不会因为这些手段而有所改变,这些东西效果惊人却都有着各种副作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一般没有法师愿意使用。

    “都给我起来,孩子们,有客人到了?!崩戏ㄊΣ恢故亲约汉?,还将剩余的药水全都灌进几个睡死过去的法师嘴里,不一会这些法师也都清醒了过来。而老法师自己则已经在药剂的作用下开始陷入一种不应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亢奋,跃跃欲试地看着高文说:“守护者阁下,我们是不是该主动出去迎接那些来客?”

    “最好是找个机会突围,这个巢穴已经成为了一座监牢。我甚至怀疑有人专门利用这个东西设下了陷阱,现在我们已经是瓮中之鳖。你最好让去试试那个另外的出口,如果能直接瓦解这个巢穴更好?!?br />
    虽然法师们全都清醒过来准备好了战斗,但高文的脸色没有转好半分,而是越来越凝重。这个岩石巢穴原本用来应对魔兽的坚硬外壳现在已经成为了桎梏他们的枷锁,足足数米的坚硬岩层,即便是他要硬突出去也不是件容易事。这种工匠法师们的炼金造物这时候终于显露出来了不成熟的弊端之处。

    “不,我觉得我们应该......”老法师刚刚开口要反驳,忽然看到一个身影从通道中走了进来,正是之前在外面警戒的圣武士。

    “嘿,你不是说他们都死了吗?”老法师扭头看向高文,面上的神情已经满是怀疑?!盎岵换崾悄愕纳袷醭龃砹??守护者阁下?!?br />
    而另一边的一个圣武士则是直接就走了上去,伸手搭向这个同伴的肩膀:“查理,你没事吧?你看起来.......”

    “离开他!”爆喝中,高文朝这个同伴冲去,手中长剑光芒疾闪。

    可惜已经有些迟了。就在同伴走过来询问的时候,这个走进来的圣武士的脖子陡然伸长,就像变色龙的舌头一样朝前猛地一伸,嘴巴长大到了极限,连脸颊都扯开了,然后一口就将询问关心他的同伴的手给咬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