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黎婚纱摄影 > 都市言情 > 韩娱是一种病 > 章节目录 第1940章 我讨厌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几分钟后,jessica从浴室里走出,吓了一跳:“哦莫,欧巴,你干嘛站门口??!”

    金竟成说:“我也要上厕所啊?!?br />
    jessica有点质疑:“刚才你不会偷看了吧?”

    金竟成好笑:“偷看什么哦,我今晚红酒比你喝的多多了,自然也要上厕所?!?br />
    jessica嘟了嘟嘴。

    金竟成是前世有过教训,为避免重蹈覆辙,索性先上完厕所。

    待到金竟成从浴室里走出,发现jessica已经自己脱了碎花短裙和白色短袖t恤,只穿着白色的内一衣,躺在床等着他,金竟成愣了下,因为觉得这样的jessica有些性一感。因为jessica年龄还小,此前她给金竟成的感受更多是可爱,性一感的时候并不多,而此时金竟成感受到了。

    金竟成被迷住了,显得有点呆愣,jessica看出了他眼神中的迷恋,得意一笑:“过来啊?!?br />
    金竟成爬上了床,被jessica一把搂住脖子,大胆中带着一抹娇羞:“欧巴,今夜好好爱我吧?!?br />
    金竟成哪里还会犹豫,顿时翻身压下……

    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还在继续播放着欧美经典歌曲。

    播放的是维多利亚阿科斯塔的couldthisbelove这是爱吗。

    couldthisbelovethatifeel我所感受到的是爱吗

    sostrongsodeepandsoreal这种感觉如此强烈如此深刻如此真实

    ifilostyou,wouldieverheal如果我失去了你,这种伤痛会治愈吗

    couldthisbelovethatifeel我所感受到的是爱吗

    couldthisbelovethatifeel我所感受到的是爱吗

    优美浪漫的歌声中,传来jessica的叫声。

    金竟成柔声问:“痛吗?”

    jessica满脸通红的“嗯”了一声、

    金竟成说:“痛就咬我?!?br />
    jessica毫不犹豫用力咬住了金竟成的胸口。

    金竟成疼得咬了下牙关,哭笑不得地发现,胸口竟被咬出血来了,jessica却还在用力咬着。

    金竟成当然不会责怪,反而得安慰:“你忍着点?!?br />
    jessica“嗯”了一声,随着金竟成的动作,jessica不断发出叫声。

    窗外是春夜,窗内有春色,如果说jessica是一朵花,那么今夜此时,这朵花既有着小女子的羞怯,又有着大胆绽放的勇敢,既感受到了不可避免的疼痛,也享受到了渴望已久的快乐……

    ……

    卧室门口,krystal已经站着偷看半个多小时,腿都站麻了,然而她却像是失去了知觉,满心都放在卧室里那不害臊的两人身上,满脑袋都是少儿们不宜的东西……

    “这真的是姐姐吗?”

    “姐姐真的已经做了竟成欧巴的女人了?”

    “可是……可是……他们怎么能这样啊,他们这样真的对吗?”

    krystal心里纠结着,眼看着卧室里的动作越来越不堪入目,传入耳中的声响越来越不堪入耳,krystal再不好意思继续偷看下去,悄悄转身走开,神色显得落寞。

    落寞的krystal,安静地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感觉空气有些死寂,心里有些难受。

    白天她还以为自己今晚能在这座海景别墅里睡个好觉,却没想到竟然遭遇了失眠。

    之前jessica对金竟成说,krystal今天玩累了,今晚应该会睡得很沉,不到明天早晨不会醒,jessica却也没想到krystal竟然遭遇了失眠,而且是因为她的缘故。

    翻来覆去,辗转反侧,转侧不安,夜不成眠。

    一个小时过去,krystal已经被失眠折磨得烦躁起来。

    “他们应该已经做完那种事睡了吧?”krystal想到了隔壁套房里的金竟成和jessica。

    jessica此时确实已经睡了,今天玩了一天有些累,晚上又醉了酒,还跟金竟成滚了床单,自然很容易入睡,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她今夜一定会睡得很香甜,如果做梦,那也一定会是幸福的美梦。

    反倒是krystal失眠了。

    “唉!”krystal烦躁地坐起身,发出一声跟年龄不符的叹息,随即穿上了条纹连衣裙,穿着拖鞋,悄悄走出了套房,走过了走廊,走到了阳台上。

    独自站在玻璃护栏边,迎着带着湿润气息的海风,krystal一边眺望着夜幕下的海景,一边情不自禁想起了之前金竟成弹唱的那首风,从何处吹来。

    “风,从何处吹来,即使关上门窗,依旧能使眼前模糊的,吹来的记忆,何时显露出的,告白的那个冬天的回忆,啊,倾尽所有的爱的回忆,现在回过头,风,又从何处吹来,即使关上心门,依旧吹向心里的风,狠狠地吹向已模糊的双眼,却始终不离开的你,一个人有时是擦不去的烙印,活着,我便是罪人,一个人有时是擦不去的烙印,活着,我便是罪人……我便是罪人??!”

    之前当面听金竟成弹唱的时候,krystal还觉得这首歌很温暖,此时她却从这首歌中感受出了寂寞和伤感。

    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失去了jessica和金竟成,觉得今夜以后jessica不再是她以前那个纯洁的少女姐姐了,而是变成了一个有男人的女人,觉得今夜以后金竟成也不再是她以前那个单纯的竟成欧巴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今夜她偷看到的一切,她因此想到的一切,无形中催化了她的成长,如果说此前她只是一个无邪的女孩,那么今夜以后她的心里会多出一种叫做“欲一望”的东西。

    很多男孩女孩都是这样,一旦开始懂得“欲一望”,就会渐渐变得不再无邪。

    看了会儿海景后,krystal觉得眼前的海景也没什么意思,于是转身走到?;ㄊ髋?,盯着一根树枝,轻声数起了这根树枝上的?;ǎ骸耙欢?,两朵,三朵,四朵,五朵……十一朵,十二朵,十三朵,十四朵,十五朵……”

    就在这时,一个人默默走到了krystal的身后,将身上的白衬衫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柔声说:“秀晶,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krystal愣了一下,随即回头望着那张已经让她有些讨厌的面容,冷冷说了声:“我睡不着?!?br />
    来人自然是金竟成,jessica甜蜜地入睡了,他却睡不着,所以出来吹吹风看看风景,却没想到遇见krystal。

    金竟成微笑:“为什么睡不着?”

    krystal“哼”了一声,转身重新望着?;ㄊ?。

    金竟成诧异了一下:“因为我?”

    krystal依然不愿搭理。

    金竟成继续问:“因为你姐姐?”

    krystal还是不愿搭理。

    于是金竟成便明白了,这丫头突然讨厌他了,可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