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黎婚纱摄影 > 玄幻奇幻 > 十荒大罗 > 《十荒大罗》正文 第一千三十三章 巧遇轻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方奇,你突破道宫秘境了?”看到方奇缓缓醒来,浑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机顿时让这位冷静的清羽道人为之失神。

    这是何等修为

    光是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面对着天地之大,万物之浩瀚,自己如同一只蝼蚁,匍匐在对方的脚下,任由对方宰割。

    方奇听到清羽道人的声音,原本还有些沉浸在那种玄妙的宁静之中,此刻猛然心中一惊,从那种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身上那种苍茫浩瀚的气息也在缓缓消退,他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那个乞丐已经消失无踪了,心中暗暗叹息,对方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乞丐,应该是一个苦修士。

    他看了一眼对方,抱拳笑了笑道:“原来是清羽师兄,多谢替我护法?!?br />
    “不过我离道宫法相还很远呢,想要进入那个境界,我的修为远远不够,现在只是稍微领悟了一些道宫秘境的一些玄妙,扫平了进入道宫秘境的障碍,日后若是想要踏入道宫秘境,应该会轻松许多?!?br />
    清羽道人心中惊疑不定,同时又有些奇怪,他定了定神道:“那为什么我看你的修为,感觉和之前遇到的道宫巨擘差不了多少?那种天地的浩渺,时光的流逝,太深远了,光是看一眼就让我差点沦陷?!?br />
    方奇笑了笑道:“可能是你看错了吧,我的修为哪里比得上道宫巨擘?!?br />
    他心中暗笑,这一丝造化玄机以后可以用来骗骗其他人了,他自然不会将这种玄机透露给清羽道人,虽然清羽道人为自己护发这么多天,他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的,但是这种玄机造化还是不要泄露的好,毕竟怀璧其罪。

    清羽道人看了他一眼,随即笑了笑,也没有在意,抄起旁边的烧饼转身离去。

    方奇笑了笑,也随即起身,不过他感觉到自己的浑身似乎羽毛一般,变得轻盈剔透,整个阳神经过了这么一次有趣的游历,让他的阳神变得无比的强大,这也是为什么方奇说他已经扫清了踏入道宫的障碍。

    只要方奇修行一路平稳的踏入紫宫秘境,只要他想,立刻就可以进入道宫秘境。

    这就是这一抹造化玄机的玄妙所在了。

    “方奇小子,你刚刚到哪去了?”易老惊诧的从方奇的脑海中出现,“我刚刚看了你一眼,发现你的阳神消失无踪,真是奇妙无比,我竟然没有发现你的阳神是怎么消失的?!?br />
    方奇摇头,心中笑着传音道:“易老,这一次的阳神之旅真的是玄妙无比,您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乞丐果然是个苦修士,而且是个高人,连您都没有看透,我看啊他很有可能是一个即将迈入天阙真道的大修士?!?br />
    易老微微颔首,这世上能够让他看不清的人不多,应天命算是一个,这个苦修士也是一个。

    “收拾一下,准备去一趟海天阁?!?br />
    说罢,方奇也觉得独自咕噜噜叫,这么多天没有吃东西,他早就已经饿得不行,当即前往醉仙楼点了一桌大餐,狠狠的饱餐一顿,不过那个小二却是把自己认了出来,当日自己请那乞丐大吃一顿但是却没有付钱,这一次又来了,差点被小二当成和乞丐一起来骗吃骗喝的,还要之前那两个彪形大汉上来解释了一番,这才洗清了嫌疑,这一次方奇付钱很大方,也让店小二没有再为难他。

    从醉仙楼出来,方奇露出一抹苦笑,想不到有一天会被人当成是骗吃骗喝的,他摇摇头,看了看四周的方向径直向前走去,他之前和店小二确认了一下,想要知道海天阁的位置。

    没过多久,方奇就找到了海天阁。

    这一看,顿时方奇惊叹于燕京城海天阁的霸气,无论是建筑面积还是建筑风格都远远比方奇之前看到的海天阁霸气多了,不过想想也是,之前方奇看到的不过是在东卓域三十七国看到的,现在则是在大虞王都燕京城,两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我记得岚大师他们说过,邀请了我参加东卓域的丹会预选,到时候我还要赶回蓝月国参加……”说着方奇就皱起眉头,“好像时间也是今年吧,看起来时间还是挺紧张的?!?br />
    他踏入这座古老的建筑,立刻就听到了一声喧喧嚷嚷的声音。

    “你这个小丫头,我说过了我要买兰心草,你们这里没有就算了,怎么还骂人?”一个身着华服,脸上油光锃亮的修士骂骂咧咧的指着前方一个长相普通的少女服务员道。

    谁知道,那少女服务员虽然长相一般,脾气可不小,看也不看对方,一边摆弄着自己手上的小匕首,一边冷冷清清的道:“你要买兰心草就买,但是你眼珠子一直盯着我姐姐的胸,双手也不老实,这就不行了,怎么?在咱们燕京城,你还想要耍横不成?”

    小少女刁蛮的声音传来,脸色不是很好看,手上的小匕首似乎随时随地都要射出去,方奇翻了个白眼,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夏轻舞这个叛逆期的小丫头。

    “你这个小丫头???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你敢这么多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本公子的身份吗?本公子可是……!”

    那公子哥此刻双手鲜血淋漓,似乎是因为干了什么被人挑断了双手手筋。

    “滚!”

    夏轻舞突然冷着小脸道,满是雀斑的普通小脸上,冷笑连连,猛然一巴掌拍了出去。

    轰??!

    那公子哥连同四周的奴仆一起被轰了出去。

    四周围观的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道,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没敢上去扶。

    “你,你等着!本公子马上回来!小丫头!本公子要你的命!”那公子哥骂骂咧咧的嚷嚷着,随后在仆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

    “小丫头,你怎么在这里?”方奇看到众人都不太敢和夏轻舞搭话,顿时笑眯眯的走上去问道。

    谁知道小丫头眯着双眼瞪了一眼他,淡淡的道:“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惊神剑吗?怎么有心思跑到我们这小店里来买东西了?”

    方奇的脸色顿时一僵。

    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是记仇。

    自己不就是之前打过几次她屁股吗?

    至于这么记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