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黎婚纱摄影 > 玄幻奇幻 > 我和妖怪的恋爱时光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会自己回来的宝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左翻翻右翻翻,在床上翻了大半天的元影低低叹了口气,起身走出门外。

    打开门的一瞬间,一团黑影就立在她的眼前挡住刺目的阳光,抬眸疑惑的看向身前的人。

    身着傀家女弟子服饰的一美少女正背着光站在她面前。

    “你……”

    元影看着眼前的紫衣少女说不出话来,这人好眼熟啊。

    紫衣女子看着她扑通一下跪到了地上,元影那个惊讶啊,连忙要扶起她。

    女子挣扎着,拉着她的手,诚恳的说道:“小影,对不起。那天是我故意带你去的百花毒林,我要成仙,我要为傀家带来无上光荣?!?br />
    听到女子的话,元影一愣,她要成仙为什么和她道歉?

    “???你……”她刚想说没事的,忽的感觉到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心里直往脑海里上涌。

    跪在地上的女子见元影眉头紧皱拉着心口的样子,急忙喊道:“小影,我是瑜芕啊,你怎么了?”

    元影盯着地面眼神有些涣散。瑜芕、瑜芕,那个睡了半个多月的二师姐!

    元影连忙蹲下身子细细的盯着她的脸螓首蛾眉微微皱起、双瞳剪水的眼眸里盛满了担忧、粉腮红润的肌肤。

    这不就是她在芕远见到的女子吗,二师姐,半个月没见她都把瑜芕这张脸忘干净了!

    这一见她竟然还认不出来了,她们到底是不是在一起相处了近半个月的时间?

    看着担忧她的瑜芕,元影干笑了两声,连忙喊道:“哈哈……师姐好,起来说话起来说话?!?br />
    睡了半个月的人居然醒了,还醒她门口来了,难不成来找她这个引子补身体了?

    瑜芕随着她的手顺势站了起来,担忧的问:“小影,你没事吧?”

    “没、没有啊?!北蛔约合敕ㄏ诺降脑傲σ⊥?,“师姐可知自己睡了半个月?”

    这种时候就得扯开话题,她现在跑是跑不了,因为三位长者死了,谚宸就去了家主那。

    说明那群弟子回来了,一想到她先前做的坏事,看着瑜芕她就忍不住心虚得慌。

    现在跑的话,如果那群女弟子知道了她干的坏事岂不是要灭了她?

    跑不了但也不能和这个可能会要她命的美女师姐待在一起吧?

    元影对瑜芕尬笑着,把她迎进了屋。

    “我哪是睡了半月?”坐在桌旁,瑜芕紧紧的拉着元影的手,带着深深的歉意继续道,“我在一个虚幻的空间里修炼了半月,现在已是半仙之身了?!?br />
    元影一边紧张的注视着她们交叠的手,一边微笑着答道:“那、那恭喜师姐了?!?br />
    半仙?还真特么能修仙啊,现在是半仙,哪她来是不是为了现在要修上仙了?

    她是她的引子,她该不会来取她狗命了吧?!

    瑜芕对她感激的一笑:“谢谢,我第一个最感谢的就是你。小影,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你的血,我还不能那么快的进入虚无空间修炼,今天也就不会是半仙了?!?br />
    元影一听顿时慌了,她这个意思是说,这次是来放她血修上仙吗?被吸干血而死,就是具干尸了,这修仙还带吸血鬼属性吗?

    “哈哈师姐、师姐您太客气了,就一点血嘛……没事,没事?!痹傲Ω尚Φ?,手中暗自使力却被瑜芕的另外一只手搭上来,被她更用力的圈在手里。

    这是不打算放过她啊,不过,上个月她有放血给她吗?她怎么不记得这事?

    “小影你别这么说,说得我心里着实愧疚。带你去百花毒林是我计划好的,却不想你被花叶划伤,滴下的血液直接传到了我手上,导致我直接睡过去了?!彼底?,瑜芕的美眸里含着点点泪花,“刚才我一路走来,才知道你被赶出了门,邵沥又被关了禁闭。都是我害了你和邵沥,对不起?!?br />
    听到她的话,元影一愣,脑海里突兀的浮现出了那日百花毒林的景象。

    两女一男在漫天白雾里矗立着,忽的一女子手被花叶划伤,血珠快速的从女子的手指落到了花叶上,沾染到了血珠的花朵瞬间绽放出了美丽的花蕾。

    另外一女子惊奇的摸上了那沾染了血珠的花朵,她手刚碰到花叶,就猛地抽了回来,像是摸到了刺一样。

    女子再收回手后,便一下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元影想起来了,那天她和邵沥跟着瑜芕到了百花毒林里,那里面全是浓浓的白雾,和冬天的早雾一样。

    打着退回去的旗子时,手指上就传来了疼痛,待她看去时,血珠已经滑到了花叶上,就那样瑜芕碰了染上她血的花,晕了过去,这一晕就是半个月!

    敢情瑜芕刚才说的血就是那滴流到了花叶上的血?那么可能瑜芕不是来放她血的?

    元影连忙呵呵笑着,只觉得心累,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事情都发生了那么久,现在说道歉还有什么用?

    她害怕瑜芕会放她的血,连忙笑道:“没事,没事,都过去了?!?br />
    瑜芕笑着看向别处,“你能这样想就好了,我很对不起你,我不应该算计你,只是我必须给傀家张脸?!?br />
    元影依旧傻呵呵笑着,她现在除了傻笑着安慰她说没事没事,还能干嘛?

    话说,她作为受害者为什么要去安慰这个差点让她“死的很惨”的人??

    不过少说少错,虽然上个月的记忆悉数回来了,但是在傀家的这一段记忆她记得倒不是很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那海里泡太久了,脑子里生锈了。

    不过,能活到离殇来救她,她命还是挺大的嘛,若是没有离殇的话……

    那个断了臂,还把宝袋再次送回到了她身边的男人,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这么好的一个老妖怪了。

    宝袋、宝袋!

    元影突然一下挣开瑜芕的手,拍桌而起道:“师姐,我把东院烧了,先去向家主请罪了。那是已经过去了,别想了别想了?!?br />
    话落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她想起来了,前面宝袋回来后又突然消失她正着急,却被一多管闲事的少爷给拦了下来,一生气就想打他一顿。

    结果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把他打趴了!但是她却又实实在在的感觉,重重的一拳打在那少爷的脸上时,手上的疼她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的。

    那股让她突变的力量着实诡异,但如果不是那股力量,她就不会发现这少爷后面还有一个保镖,差点被那人一箭射死。

    解决掉那少爷的事后,再回到谚宸身边的时候,她又通过那力量用剩下的箭划了那说她霉星的小二的舌头。

    那个时候她的宝袋居然又回来了,她还从里面拿出了一叠银票摔给那人,但是她可不记得她有放银票进去。

    难不成她通过那力量偷了别人的钱袋?

    想着,元影低头端详起了腰带上的袋子,那分明就是她的宝袋。

    打开一看,里面已经就那几样东西,一样没钱亦是一样没多。

    但是那叠银票怎么来的,还有那诡异得力量,后面她居然又回到了傀家了,还把东院烧了。

    这些动作好似都是她原先在脑袋里想的??!打那多管闲事的少爷,割小二的舌头,这两件事都是她当时特别想做的??!

    “要做,就要做得好看,漂亮、决绝!”

    昏迷前的话忽的在脑袋里响起,那话怎么那么像是另外一个人在对她说?

    元影猛地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突如其来的神秘力量让她实现了心里所想,天下竟真有这么奇异的事让她遇到?

    不过转念一想,她都能喜欢上一条蛇,还有什么奇异的事不能接受?

    但是她的宝袋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为什么又会突然回到她身上,而且还带着银票?

    该不会这宝袋会生钱?!

    元影猛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靠,想些什么玩意……”她居然想到生钱,真是想钱想疯了!

    忽的一女子化为粉气消失在屋顶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里,让原本打算站起来的元影又蹲在地上挠着脑袋。

    “刚才那个画面不就是我划伤了那男人的舌头后看到的吗?屋顶上的那个女人……宝袋……”元影烦躁的挠着头发自言自语。

    屋顶的女人消失前,她看到了她头上的木簪、木簪……

    突然梨娘的笑脸出现在她的脑袋中,而且这浮现出的笑脸甚是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梨娘、宝袋突然消失、屋顶上……

    元影皱紧眉头,苦思冥想着这之间的关系,忽的脑海里又突然冒出一句话“那是个小妖?!?br />
    元影猛地瞪大眼睛站了起来,那个梨娘就是那日在酒楼里被小二洒了一身菜的女子!

    离殇说过她是妖,梨娘是妖,宝袋突然消失不见肯定是她拿走了。

    后来却突然回来……

    元影挠着脑袋的手停了下来,她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宝袋该不会被施了法术离得我一远,就自动回来?”

    因为睡觉的时候她都把宝袋放在一旁的,但是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我腰间。

    后来在人群里挤没了,却再次又回来了,这分明就是有什么使宝袋和她分离不了??!

    元影聚精会神的沉思着这诡异的事情,然而她的身后响起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