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黎婚纱摄影 > 玄幻奇幻 > 华巅录之仙神谣 > 第一百零七章 千年究竟,死胎之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涂山。

    “你们涂山究竟是怎么回事?口口声声的六界大义,不曾想确是这样的无耻之辈!”

    “是啊,大战之事,涂山确实出了不少力,可是这也不是你们可以仗着的理由,你们这么做,是想凌驾于六界之上吗?”

    “今日,若是涂山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势必会讨伐你们涂山,绝对不让魔神之力被你们涂山独霸!”

    “快叫你们涂山的姑赐出来??!”

    ......

    “我人就在这里,你们想打,倒是试试看?!蓖可缴袢粲圃兜纳粝炱?,不焦躁不暴怒,没有大吼的震慑,亦没有失态的恼火,但是声音回荡整座涂山,冷气逼人,让人自然生畏。

    他们看着眼前美丽的她,无双的她,还有君临天下王者气质般的她,不由得怕了怕,方才还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一看到高悬在涂山空中的涂山神若,便全部都后退了几步,也不敢靠近。

    “涂山,可不是尔等可以随意造次的地方!”她的一句话,引来狂风巨骤,掀得底下的人全部都站不住脚,甚至还有人衣物被这些风刮破,可是却不曾流血。

    有人鼓起了胆子,上前吼道,“涂山姑赐就是这般仗着自己的实力,欺侮我们这些弱者的吗?!”

    “哼?!彼浜咭簧?,甚是不屑,“承认自己的是弱者的人,没资格理论强者?!?br />
    “你......”

    所有人都怕她,要不是因为此时人马众多,有些人还真没那个胆子敢和涂山神若这位恐怖的涂山之主呛声,她是一只九尾天狐,也只有她自己而已,就能够爆发出足以让世人都惊惧的气场。

    不得不承认,涂山果真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圣地,姑赐或是叔祖,也都是六界不可躲得的太平支柱。

    只是如今,一个不知道什么的说法,对下面这些人而言,已然是比对这位姑赐的畏惧感更为重要,他们人多,所以面面相觑,都在想着,不必害怕。

    “她堂堂涂山之主,万狐之皇,是断然不会对我们动手的,不过是表面功夫,我们不必怕她?!?br />
    “嗯,不给一个说法,我们就攻上涂山??!”

    涂山神若的耳朵似乎很灵,猛地听到他们的对话,眸光一冷,一个眼神微微一瞟,那几个在议论的领头人就猛地一阵头痛,全部大叫了起来,扶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趴在地上挣扎。

    “??!??!”

    下面的人纷纷一惊,一个闪退,就眼睁睁看着他们在地上打滚,可是却没有要晕倒还是直接死掉的意思,看起来,就像是那位姑赐故意要让他们这么痛苦,在没有取他们性命的同时,狠狠地已经教训了他们。

    “怎么办?我们这么多人,都不是她的对手吧?”有人开始害怕了起来。

    涂山本来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是经过他们这么一闹,山也成了一座阴沉的山,水,也变成了时刻都有可能会被涂山神若引来教训人的工具,这里的风景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和恶语相向,整个都成了不入眼的污境。

    涂山神若只是高高在涂山上空待着,并没有什么其他多余的动作,那种让人自然生畏的高贵和强大,俨然摆在了世人的面前,她在拖延时间,而且是如此明显,可是,上下包围的人都只是害怕,没有多想其他。

    “涂山从未有过,暗藏魔神之力的动作,我说此话,你们可会相信?”她悠悠一句话,听起来温柔,可是却夹带着寒气。

    “我们不会相信??!”

    “你们涂山,向来强大,要是真的有,你们又不想承认的话,我们又能耐你们如何?”

    涂山神若蹙眉,睥睨着他们,道,“哦?那诸位想要如何?”

    “我们,我们......”领头的人好像是终于鼓起的勇气,大声地喊了一句,道,“我们要进去涂山,我们要搜山??!”

    霎时间,涂山神若的眸光一冷,凛冽的气息骤然间笼罩着整个涂山,和这交界处的大地,她的眸子很美,额间的花钿也熠熠生辉,可是她身上的气息,因为他们的话,变得阴冷,变得恐怖至极。

    “你们以为,涂山,是你们的菜市场吗?”她还是那么轻柔,可是已然是火山爆发的临界点。

    “不管如何!你又不交代清楚,那就让我们进去你们涂山,搜山之后,一切的事情就都明白了,也好还你们一个清白??!”

    “哼,我需要用你们一票人的搜山行动,来换取涂山的清白吗?”

    所有人都因为她的气息而又心生害怕,瑟瑟地退了退。

    “我们,我们实力断不如姑赐,可是,姑赐身为六界太平的保障,就有不尽的责任,现在你们已然是在风口浪尖,六界是绝对不会允许千年之前的大战再次爆发,也不想再看到生灵涂炭,所以神若姑赐,请开山吧?!闭飧鋈怂祷暗故侵泄嬷芯?,没有什么夹枪带棒之意。

    只是,这话让涂山神若听着,还是很不高兴!

    “我们涂山,就那么应该为六界的太平做出牺牲吗?”涂山神若猛地跃身,往山下着陆,他们看见涂山神若的动作,瞬间被散开来,与她形成了对峙的两方。

    他们都拿着武器,直指着她。

    这画面,却让涂山神若心寒,眸光尽冷,“你们以为,我涂山可以再很无所谓地经受一次六界大战吗?你们以为我们很希望大战再次爆发吗?哼,真是可笑,你们所有人,受了涂山多少的庇佑,我的族人,涂山一氏在千年前的大战基本全部羽化死绝,涂山妖惠也因为要?;つ忝橇缰腥?,自断天尾,自毁真元与魔神同归于尽,现在魔神消失殆尽,你们就仅仅因为外面的一些流言蜚语,就对我们涂山兵戎相见!”

    他们似乎被涂山神若说得动容,面面相觑,也松了松手里的武器。

    涂山神若的气场,温度就从来都没有降下来,“涂山每次都是冲在大战最前头,死的死伤的伤,我们从未对六界抱怨过什么,只是因为我们身上有责任,有使命在,可是现在我们涂山已经是濒临灭种,你们竟然还这般不识感恩,枉顾涂山对六界的牺牲?!?br />
    似乎是感情牌打得好,涂山神若说的话,让他们的动作也轻了许多,时间还在拖延,为了避免和他们有太多不必要的冲突,涂山神若也在等着涂山魔穸下一步的动作。

    不料,还是有人,不吃这一套。

    “你不要在我们面前说这些废话,今日我们只是要真相和说法罢了,只要我们满意了,这事澄清完了,我们定不会再找涂山的麻烦!”

    “神若姑赐,不是我们对涂山不敬,而是此事事关重大,我们绝对是要弄清楚的?!?br />
    涂山神若冷哼,对着这些忘恩负义的人,薄情寡义的人,简直是不齿。

    “那若是我们涂山真的有暗藏魔神之力,你们,又想如何?”

    霎时间,这里陷入了一片争议。

    他们本就是各怀鬼胎来的涂山,要是真的得到的魔神之力,要是还能在混乱之中逼涂山交出神器,那谁不想得到,谁不想像叔祖一样睥睨天下?

    “都想得到魔神之力是吗?你们以为你们是谁?一群杂碎罢了,就算你们人再多,不也一样比不过我全开天尾之时吗?!”涂山神若的寒气霎时扫射了他们,而回头看上去,上面御剑的,腾云的那些,涂山神若也没有要放过的意思,猛地跃身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全部,以一击,打落在地。

    在云巅上霸气一转身,睥睨着他们。

    有人却怒了。

    “涂山姑赐原来就是这种不通情理,只会仗势欺人的狐狸罢了!”

    涂山神若本想动手,只是涂山魔穸来得及时,便制止住了。

    “你们的胆子,还真是让我钦佩的大啊?!蓖可侥я蹲徘嗌揽羁畲由缴献呦吕?,声音银铃,步摇玎玲,让这些个人,霎时是一醉。

    涂山神若在上面看着她,却没有要下来的意思,静观其变。

    但见涂山魔穸手里怀抱着一个婴儿,她小心地呵护着,走路也没有什么声音,还一直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一边笑着在逗着怀中的婴儿,场面竟然温馨至极。

    “这是......”

    “魔穸三姑赐?!庇腥艘幌伦泳透芯醯玫?,这样的气质和气场,这样的美貌,确是姑赐无疑。

    “各位人在涂山脚下,若不是武器在手,粗话在口,那魔穸还真是要请诸位,上涂山好好做客?!?br />
    涂山魔穸的语气显然比涂山神若的要好很多,而且面带笑容,没有给人任何敌意的感觉,众人第一印象,也固然是好。

    “魔穸姑赐,我们绝非有意如此,只是我们必须要让涂山,给我们一个说法才行?!?br />
    “魔穸姑赐,神若姑赐的脾性不好,而且寒气十足,确实是不好说话,但愿,魔穸姑赐是个好商量的主儿?!?br />
    涂山魔穸望着上面的涂山神若,随后又低头笑了一声,也看了看怀中的小婴孩,笑道,“诸位,凭什么觉得,我也会是个好说话的人呢?我与姐姐一样,贵为涂山姑赐,而且也是涂山一氏的命脉,为何会同意与你们做这种,会让涂山丧失脸面的交易?”

    “姑赐之意,是也不肯答应我们的请求了?”他们顿时脸色黑了不少。

    涂山魔穸还是透着笑,只是那笑,似乎还有些不屑和阴险,她开始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道,“我们涂山,上古之时便已是崇高无比的地位,乃至如今,我也不发觉,我们已经要成为让世人可以随意践踏的境地,诸位的要求无礼至极,让我们涂山如何答应?”

    “那姑赐,真是不好意思,若是涂山执意如此,那我们也只好得罪了!”

    “慢着!”涂山魔穸的脸色瞬间一变,变得阴沉和凛冽?!澳忝钦饷创蠖筛昀捶竿可?,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澄清一下近来这六界的流言吗?”

    他们听涂山魔穸的意思,似乎很明白,她这是要说出什么真相了吗?

    涂山魔穸转而又是一笑,低头看着婴孩,用手抚了抚她的脸庞,笑道,“你们要找的所谓的魔神之力,就在我的怀里?!?br />
    “你说什么???!”所有人顿时是一惊。

    涂山神若在上面也听得清楚,只是微微蹙着眉头。

    “近来所谓的那些魔神之力的谣言,都是子虚乌有,我们涂山就算真要藏着魔神之力,那也是要想尽办法把它封印在神器之中亦或是自己的真元之内,怎么可能会好端端地,藏在月石之中?”

    他们都是互相看着对方,似乎是半信半疑。

    “那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涂山魔穸看着他们的表现,也像是早有了应对之策,轻声道,“这个孩子,我们已经养在月石之中千余年,她不过是因为依傍着我们大姐的神器灵力在勉强生存着,所以身上才会有魔神之力的一丝气息,可是方才那股冲天的灵力,你们不觉得,似曾相识吗?”

    他们顿时陷入了沉思,而忽然有人想起,便惊呼,“是九尾狐族的气息,那是最正统的涂山一氏的灵力!”

    涂山魔穸勾唇一笑,“没错,就是从这个孩子身上所爆发出来的?!?br />
    “那这个孩子到底是谁?”

    “她,是我们涂山最后的血脉,是我和姐姐的小妹,我们父母亲生前,最后的孩子?!?br />
    “什么?!”所有人都在惊讶之中,没有半个人不对这个惊天的消息感到吃惊。

    “你们大可感受一番,这个孩子是不是正统的涂山九尾狐族?”

    他们当中有些修为高的,闭眼正在感受着涂山魔穸怀里的小婴儿,猛地再睁眼,瞪大了眼睛说道,“是,没错,这个孩子身上,确实是有方才那股灵力的气息,是九尾狐族一脉?!?br />
    涂山魔穸的笑容愈发明显,而此刻,涂山神若也跟着下来。

    “诸位,千余年前,我们姐妹的父母亲,并非只有我们妖神魔三位后裔,这最后一胎的妹妹,可惜当初降生之时是个死胎?!?br />
    涂山魔穸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唏嘘不已。

    她也对着涂山神若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婴儿交给了她,继续走到他们面前道,“父母亲太过伤心,可是此事不宜声张,怕对当时不利,所以就一直静静地护养着小妹的胎身,直到当初,父母亲羽化之后,才把她正式交给大姐,大姐便一直把她养在月石之内,用神器灵力,和自身的仙力小心呵护着,就期盼着哪一天她可以再次苏醒,承袭涂山?!?br />
    涂山魔穸顿了一会儿,又做出一副痛心的模样,“只是当初六界大战,魔神猖獗,六界生灵涂炭,大姐作为涂山之主,自然是要?;ず昧绲奶?,所以在临走之时,把小妹的事情告知于我们姐妹,让我们小心看护着她,这时我和姐姐才知道,原来我们还有个小妹在,所以很是心疼?!?br />
    在场的人,似乎已经吃起了涂山魔穸这一套,也开始有些动容。

    “后来你们也清楚,大战之后,我们的族人除了我们姐妹基本全部羽化,独独这小妹还一直是死胎之身,只是最近,她终于醒了过来,她活了过来?!蓖可侥я痘赝搜弁可缴袢?,眼神里似乎有戏,而继续道,“所以才会有魔神之力的小小爆发,才会引起这般大的误会?!?br />
    涂山魔穸的一番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看起来很是叫人心疼和怜惜,他们或许已经相信,这个说法应该是实情。

    “我,我们,两位姑赐,我们实在是......”

    “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误会了涂山,真是不应该?!?br />
    “真是对不住涂山,我们都还不知道,原来涂山还有这段密事和过往,要是早些知道的话,我们是定不会对涂山如此不敬的?!?br />
    “请姑赐原谅!”

    “请姑赐原谅??!”......

    他们现在倒是知道害怕,全部单膝跪下,认错了起来。

    涂山神若冷哼,抱着孩子的她倒是略显可爱,撇头也没有要跟他们搭话的意思。

    而涂山魔穸看着他们一个个跪在地上,低着头认着错,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了声,可是在涂山神若一个眼神的洗礼之下,涂山魔穸又恢复了刚才那番模样,正经轻声道,“都起来吧?!?br />
    他们夹带着武器的碰撞声起身,场面倒是壮观。

    “不知道我们这个说法,还有这个孩子,足不足以证明,我们涂山是无辜的?”涂山魔穸冷冷地问道。

    “自然是可以,涂山是圣地,姑赐是尊贵之人,我们哪有再找麻烦的道理?”

    涂山神若一个不屑,竟然想到了“狗腿”一词。

    “那,我涂山,就在今日,正式向着六界昭告,涂山不止我与姐姐两位涂山氏正统血脉,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小妹已然复活,所以在以后,关于涂山暗藏魔神之力的话,我们涂山,是一星半点都不想听到!”

    涂山魔穸的情绪变化太大,时而温存时而又凛冽,原本以为涂山魔穸是好说话的人,可是想想,她不比涂山神若直接,她善于隐藏,更善于算计,而且情绪更是比涂山神若还要喜怒无常,瞬间让所有人害怕。

    “是,吾等谨遵姑赐的命令?!?br />
    这场闹剧,因为涂山魔穸一半真一半假的所谓真相,也算是告一段落。

    而从这一天开始,涂山有个幺小姐的消息便瞬间传遍六界,六界中的人有喜有悲,任何情绪都寄托给了涂山神若怀里的这个死胎,而且所有人都对她的“复活”,深信不疑。

    涂山魔穸走过去把孩子接过自己手中,对着涂山神若道,“姐姐,我现在要把小妹带回去好生照顾着,这里的情况就交给姐姐你善后了?!?br />
    “???姑赐,我们现在已经知道真相了,我们也赔礼了,现在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涂山魔穸忍不住嗤笑出声,小心翼翼接过孩子,邪肆地看了他们这些人一眼,随后与涂山神若眼神交流之后,抱着婴儿上了涂山,头也不回。

    涂山神若在涂山魔穸走后,紫衣凌人,气势更是有如魔神降临那般,她冷冷道,“你们在涂山,是不请自来,还玷污清白,要与我涂山动手,这么大的礼,我涂山神若不回,岂不是会被六界笑话?”

    她的话虽然云淡风轻,可是听的人却全部都竖起了寒毛,心生无穷的畏惧,冷汗也是直冒。

    “大,大姑赐,我们有眼无珠,惊动了您实在是我们的不对,在这里给您赔礼,您宽宏大量,放我们走了吧?!?br />
    说完所有人都应和着,随后摆摆手就想要在涂山神若的眼皮子底下离开。

    “站?。?!”涂山神若威风凛凛地喊了一声。

    所有人都怕得立马停住。

    “可惜,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涂山,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再加上......”她手指轻点,有一个人立马被生生浮上了半空,上下都不成,还怕得一直大叫,涂山神若恐怖一笑,道,“这赔礼有用的话,还要我们涂山作甚?”

    “什么?!”

    霎时,涂山上下一片紫气灵力荡漾,横扫了整座涂山上下。

    没有硝烟,没有血流,没有痛苦,也没有哀嚎,涂山神若在解决了之后很是淡然地回到了神峰。

    涂山魔穸也早早在这里恭候着她,看着她慢步而来,便笑道,“姐姐,这是处理完了?”

    “嗯?!彼皇乔嵛⒌阃?,拍了拍手,道,“嫌累?!?br />
    涂山魔穸笑意则是更深了,“姐姐,应该没有伤人吧?”

    “你说呢?”她不过丢下一句话,然后就走回自己的皇帝椅上坐下来,施法沏了点水,随后拿起来一饮而尽。

    “没有就好,不然的话,外界又是要起谣言了?!?br />
    “孩子呢?”

    涂山魔穸眨了下眼睛,道,“我封印回去了,怕她脱离月石和洞室灵力太久,会彻底失去呼吸?!?br />
    涂山神若的眸光也是很冷,似乎要望穿了她,“魔穸,那个孩子,方才看起来是鲜活的,可是实际上,她还是没法醒过来,只有微弱的生命迹象?!?br />
    “是?!蓖可侥я兑惭纤嗔似鹄?,“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当涂山有个幺小姐在养着,就是不知道以后,她会不会苏醒过来?!?br />
    “这个谎言,是必须到底了?!?br />
    “可我说的话,也有一半是真,不算全是谎话?!蓖可侥я饿庇智纹ち嘶乩?。

    看着涂山魔穸笑得人畜无害,涂山神若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涂山这场风波,涂山神若最后的这场料理,直接导致了当年在场的所有仙者也好,妖魔也罢,修为散失大半,经脉被堵塞,千百年来无法恢复如常,而她亦没有伤及一人性命,以最难操作的方式,报了涂山的“被污蔑”之仇。

    在那以后,六界谣言止住,转而都是在议论涂山幺小姐一事,后面的事情,也就是在此场风波过去了六百年之后,涂山仙夙彻底苏醒过来,由月石而出,灵活生动,可爱之至。

    六百年后涂山魔穸抱着她,她已经睁大眼睛在看着自己,梨花花钿也是那般明显,天生就是个美人坯子。

    “姐姐,给她取个名字吧?!?br />
    涂山神若也是笑着看着她,道,“妖,神,魔,接下来,亦是仙,她身上也许寄托着姐姐和大家的夙愿,也有她的宿命,那便唤她仙夙吧?!?br />
    “嗯,六百年了,也该昭告六界,她是涂山仙夙了?!?br />
    那个时候,她的两个姐姐,因为她的苏醒,也是欣喜了好一阵子,希望也多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