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黎婚纱摄影 > 都市言情 > 神秘青少年 > 第十五章 玄武堂覆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难以平静的一天,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可言,不过就说了几句话就因我而死,多么好一姑娘,就这么让我毁了。

    老门去提款机取50万,拿去派出所交给警察让其交给她父母善后。

    内心的小宇宙在颤抖,这时脑电波又开始了,於空不要忘形,她的死是命中注定,不要因小失大。我大声喊到,死了一个毫无关联的人,也是小事么。

    我要运用念力把脑里的东西弄出来,我已经发现了一个芯片在我脑子里的位置,盘腿打坐运闭上双眼,运用念力慢慢移动着芯片,成功从左耳划了出来。

    饭米粒大小的一个小芯片,这么大能耐,如今这世界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我回来了事情办完了,老门你看这小东西,老门拿过来一看,这小东西能做什么,能操控你的大脑,真的么龙哥,不可思议。

    好了准备动身玄武堂。

    因一长老不成器弟弟,加快了玄武堂破灭的步伐。

    龙哥,要不要通知下他们,不用以现在我俩的实力,我坚信没问题,就算有问题那也是天意,你怕么,龙哥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只需你一句话,好兄弟。

    千手山玄武堂堂口,堂口面积没有多大,设立在悬崖边瀑布之上,古老的建筑设施加上美景可比作一副价值连城的山水画。

    来到堂口门前,左右站着两位玄武堂弟子。

    站住什么人,在往前一步让你脑袋搬家,我走3步了咋了老门说道,两位弟子同时一跃,四掌齐出,老门背手而上,一人一脚踢进了院内。

    杨长老,徐长老不好了,有人打进来了,徐长老道,什么人活腻歪了,敢到这里撒野。

    杨长老出来后一句话不说一直盯着我看,杨长老看着我面熟是吧,你是...杨长老年纪真是大了,我提醒你下,在沈江,原来你是...,上次见你还乳臭未干,什么都不会,怎么时隔两天你还能上天不成。

    上天上不去,那就拉你们下地狱。

    还我弟弟命来。

    老门这个交给我,一个箭步撞到了一起,太极近战比划起来太厉害,几个回合把徐长老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老门道,就这还自称玄武堂,回家喂猪去吧。

    把徐长老气的,杨长老心想20出头就有这般造诣,以后还得了,喊道,徐长老速战速决。

    此时徐长老掌心上下相交,转动几下后推出琼琼火焰,一念遁空我以消失于无形之中,徐长老反应过来时,已临近身旁,劈手照头砍去,徐长撤身想躲,一手拨千斤扯了过来,来回拉扯,双手推出,撞在了院墙上。

    徐长老蹲起身来,噗...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谈吐间已经模糊道,小小年纪把太极绝技领悟这么深,咳咳...,老门送他上路。

    这时杨长老挡在了徐长老面前,没事叫你多练多巩固绝密,就是不听,诶。杨长老我不行了,麻烦转告我妻儿,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和他们在一起。

    老门道,诶命运总是玩弄人,原来是一代好人,结果被弟弟害死。

    祖上不积德,后人怎么活,龙哥你说的太对了,杨长老道,两个毛头小子真没把我放在眼里,那又如何?没想到时隔两年多,追到你家了吧,老门狂笑道,哈哈......我还记得你那句经典台词,洪亮,遇到我是你的不幸,到底谁不幸了?

    徐长老的死,在加上老门的激将法,徐长老眼睛通红,暴怒了,气煞我也,拔腿向老门奔去。

    第一个3连绝技送给你,泰掌昆仑,一道金黄佛掌推了出去,徐长老双掌迎上挡在眼前,金黄佛掌将徐长老推到院墙之上,砰一声,墙裂出一道长长的细缝。

    紧接着拔地而起,七星连环,此时徐长老以摆出一道很强的气流圈,但以没机会续气,砰砰砰砰...第七脚时气流圈抵挡不住,徐长老躲闪不及,踢在了肩膀之上,噗,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佛光普照,哗哗哗...金光豆子一批一批的朝徐长老砸去,徐长老死不足惜,因为他还没使出全力,就被老门3招制衡。

    院内弟子落荒而逃。

    龙哥杨长老怎么就这么死了,大意的缘故,他想速度结束你的性命直接扑了过来,没使用绝技,等用绝技时已经来不及了。

    杨长老这种岁数大的人不该犯此低级错误,因徐长老的死加上激将法惹怒失去理智,却忽略了他人的实力。

    龙哥你分析的真透彻,因为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

    龙哥不是4个长老么其他两位呢,玄武堂弟子会报信的,我们就在此等候即可。

    走进屋内,真是不入人心不知人心险恶,不进屋内不知屋内金贵。

    门侧两座玄武石像,往里走去各种各样的神像,画像,稀奇文字,加上摆设感觉来到了远古时代,走到玄武堂里面,3把交椅,一把在正中间的玄武画像下,剩下3把在其左右。龙哥这玄武堂的布局真谜呀。

    我们出去吧感觉这里有机关,话音刚落,地面陷空...

    得来全不费工夫,龙於空谢谢你帮我二老除掉杨长老和徐长老。

    你也去吧,只听砰一声,说话的那位长老应该已经身首异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在他们面前连条狗都不如,论绝技不行,论辈分不行,交际不行,什么都不行,还常常取笑于我,我对他们恨之入骨。

    上天终于给了我出头的机会,真解气哈哈哈,龙於空下面是金刚石所造,任你再有能耐也是枉然于此,今天我将取你性命限于主人,认命吧。玄武堂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怨气横行,泯灭人性,必遭天谴,祸根无穷。

    我一听是沙坨,心安了。

    死秃驴敢坏我好事,长老刚要出手,沙坨一掌打在长老膝盖,跪在地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跟你拼了,咬断手指,念着咒语,念着念着变的像怪物一般,脸色青的吓人,身体崩开了衣物,原本正常的肤色变的异常发黑包括绷紧的血管。

    竟然是失传的血魔咒。沙坨道,普渡慈航,斩妖除魔,神魔厉鬼,后退五舍。此时念起了无上佛经,嘴里金字百出,别念了别念了,啊受不了了,杀了我杀了我,一头撞上了神像上死掉了。

    沙坨打开机关,放出我俩,沙坨大师谢谢您,少主不必客气,刚才说的血魔咒是什么,这是我祖上的事,与少主倒是无关。

    看样子是邪门歪道吧,我只是好奇而已。老门道,师傅你快说说吧。

    这是祖寺和祖上的事情,当年魔族横行,忌惮我祖寺里无量真经,想血洗祖寺,祖寺里的人才用到了无量真经拯救了祖寺。

    可好景不长,不知过了几代,我祖上这时以在寺内,祖上在修行过程中遇见尤物般的女子,此女是魔族派来的,我祖上和此女没能过的了情这一关与此女结合,这才种下因果。

    后被少主祖上所救,此时此女以有身孕,为报答少主祖上便许下诺言,只要恩人后不断,我族后代万死不辞,听候差遣。

    时至今日再现魔族功法,因果轮回,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沙坨大师你放心,洪亮我绝对会当兄弟对待,少主不必为我等费神费力,一切皆有因果,一切皆为定数。

    沙坨我带你去见见洪亮吧,好多年没见了吧,少主不可,平静一但打破,破坏因果,打乱定数,必有大祸。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