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李阳看到阮弘毅的手在空中变向,嘴角不由得一挑。

    他原本也没打算一击制敌,在融合了擒龙功跟无影拳之后,李阳所打出的每一击都是在正面迎敌的同时带着后手。

    阮弘毅的攻势一变,李阳立刻就知道他的注意力被自己的右手所吸引。

    此时,他的左手也是闪电般出动,对着阮弘毅的锁骨扣了过去。

    这一扣用的正是擒龙功中记载的手法,看起来虽然轻描淡写,但是手指在移动中已经蕴满了劲力。

    要是被他给打实了,霸气运转劲力爆发的时候,阮弘毅的骨头就算是精铁打成的也会被直接给打弯。

    阮弘毅的习武天赋虽然一般,但怎么说也是练了20几年的功夫,在看到李阳突然一笑的时候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手掌上的攻势再变,对着李阳的天灵盖就罩了过去。

    看到阮弘毅的手在空中又是一个变向,李阳面沉如水,整个人猛的退后了一步,堪堪躲过了这一巴掌。

    对于他这种以命换命的方式,现在的李阳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他总不可能拿自己的头去跟他拼吧。

    “大师兄,把他给我抓起来!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门外的史公子看到自己的大师兄一招将李阳给逼退,不由得兴奋的喊了起来。

    可是阮弘毅却没有回答,反而是看向了李阳。

    “你是哪个门派的?”阮弘毅开口问道。他发现眼前这个小子很是棘手,不是他轻轻松松就能搞定的,要是真的跟他打下去,自己虽然有赢面,但同时也有不小的危险。

    “想打就打,哪里这么多废话?”

    酒神诀在李阳的体内疯狂的运转了起来,他也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击中在了阮弘毅的身上,努力的寻找着破绽。

    “好小子,那就让你尝尝爷爷的厉害!”

    阮弘毅被李阳一激,双手运起铁砂掌向着李阳劈头盖脸的就打了过去。

    李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虚空中的藏经阁项天磊留下的战斗领悟慢慢的出现。

    好像是在刻意筛选一般,破解掌法的方式一条条的出现在李阳的脑海中,在藏经阁的作用下,瞬间融会贯通,变成了他自己的东西。

    再看到阮弘毅向着自己盖过来双手,李阳脑海中出现了好像灵光一闪的画面,右手两指并?;V?。

    酒神诀疯狂的涌向两指的尖端,剑指闪电般的点出,在阮弘毅双掌的掌心各点了一下。

    尽管在外表看不出来什么异状,但是李阳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气就集中在这一击中。

    被李阳的剑指一点,阮弘毅感觉到自己的铁砂掌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瘪了下去。

    一双布满了老茧的大手在这一点之下直接就缩小了几分,连皮肤都皱了下来,没有了之前那种血色饱满的样子。

    ……

    院门口看到阮弘毅双手呼的涨大了一圈的史公子更是兴奋不已,这种情况他在铁掌门中见过几次,这代表着大师兄已经全力运起了铁砂掌。

    虽然不能说开山裂石,但是要将碗口粗细的铁柱给打弯是完全都没有压力的。

    史公子更是听他们师傅讲过,这铁砂掌全力催发的时候,可是带有毒性,要是没有铁掌门的秘方,中了这毒不死也得脱层皮。

    顾志伟看着史公子这样子,隐隐觉得有些不对,第六感让他有一种脚底抹油的冲动,可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来。

    就在顾志伟焦虑的时候,史公子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顾志伟将头探了进去,刚好看到阮弘毅跌退了几步。李阳背着双手踱着步在屋子里走了出来。

    “还打么?”李阳微笑着看着阮弘毅。

    “小子你当我铁掌门的人好欺负是吗!”

    李阳的微笑在阮弘毅的眼里充满了嘲讽,少经世事的他不顾自己双手的铁砂掌已经被破掉,强行催动功法,对着李阳的身上就印了下去。

    李阳摇了摇头,背在身后的左手突然伸出,将阮弘毅的右手捞在了手中,按住他手腕上的筋用力一按一拧,正是擒龙功的擒拿功法。

    阮弘毅被李阳的左手触碰过之后,只感觉到一阵无力感从右手遍布到全身,强行运气的铁砂掌也消失无踪,只剩下双手的剧痛还在提醒自己,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恐怖之处。

    “滚吧?!崩钛舻乃盗艘簧?,扭住阮弘毅的右手轻轻发力,将他整个人拧得背过身去。

    原本背对院门的阮弘毅现在正好将他脸上的恐惧展示给了不明所以的史公子还有顾志伟两人。

    李阳的左手松开,伸腿在阮弘毅身上一踢。

    浑身乏力的阮弘毅被这一脚踢得几个趔趄走到门边。

    “大,大,大师兄你怎么了??”史公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阮弘毅,刚才不是还看大师兄一招将那小子给逼退吗?怎么一瞬间就反转了?难道这是幻觉??

    “大师兄没用?!比詈胍愣宰攀饭雍┖褚恍?,笑容里带着邪物的无奈。在他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直起了身子。

    “大师兄你不是很能打的吗?”史公子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站在他们后面的顾志伟看到李阳的视线看了过来,连忙用力扯了一下史公子,“李阳看过来了,我们快走……”

    “还想跑?”听到顾志伟的声音,李阳的目光冷冷的在三人身上扫过。

    “这位,小兄弟,还请卖我铁掌门一个面子,虽然我们只是外门子弟,但门派里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出事的?!比詈胍闱砍抛潘档?。

    听着阮弘毅似是求饶,实际上是威胁的话,李阳咧嘴一笑,“那我把你们全杀了,不就没人知道跟我有关了?”

    看到李阳充满杀气的笑容,三人目光一凝。

    还是顾志伟最先反应了过来,“现在那个保镖还在我车上,你要是敢对我们动手,我大喊一声他就能听到了,你没可能在瞬间就杀了我们吧?”

    李阳脸色一变,“滚!”

    三人如获大赦一般向着巷子外面就跑了过去。

    看到三人离开之后,李阳才关上了院门,看着自己右手有点发红的两指若有所思。